NOISE #4
   

XPER.XR.




-Fujui

Current 93
Imago-V2-Vital
Whitehouse
Xper.Xr.

 

 

 

 

XPER.XR.是香港的噪音實驗音樂創作者,目前在英國修讀藝術。這篇訪問 是在
1993年10月中,以信件方式完成。XPER.XR.啟明、詳細的回答,相信樂迷對
XPER.XR.能有更深入的了解。

請問你是何時開始從事實驗音樂創作 ?開始的動機是什麼?


還記得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盛夏 的中午,是的,我想就是從那時開始 。若從就文
藝的角度來說的話,那就 應像是LACAN 在Four Fundamental Concepts of Psychoanlysis
中形容的:"Desire is to lack what one has ─ and to give what one does not have: a matter of
supplement , not complements." 不,毫不相干 。又或用粗俗/直接一點來形容,那其
實應是像女人若要成為「女人」便 必須把經血流出來。究竟我在胡扯什 麼?我是
想說當初我只有一份衝動去 聆聽及藉文字把實驗音樂的「感覺」 (浪漫一點來說
)及我對「他們」( 較膚淺)的interpretation表達出來 。但到了某一個相當程度人
便會很自 然的認為這樣還是不夠的,必須親自參與其中才感舒暢(當然不是人人
也 這樣認為,否則人類將面臨另一個大 災難)。我想這大概便是當初開始的動機
,而其中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因素 ,如當時(指數年前)的香港根本沒 有所謂「真
正」的藝術(什麼是「真 」),再加上自己的不甘心不饒人,還有一大堆掛羊頭
賣狗肉的「實驗樂 隊」充斥市場及樂迷們擺出的姿態, 均令人明白到人性「真、
善、美」的 一面。我說到那堙H對了,那大概是一千六百四十二點五日前的事。

你的音樂主要是受什麼影響?你的作 品想表達什麼意念?

我的所謂「音樂」分別有三個不同階段(不太肯定),但所受的影響卻多不勝數
,如因幅射、生理上的困擾、Super String Theory的發現等。與大多數人一樣,主要
都是因一些自己心儀的樂隊及其「獨特」處理聲音及表現的手法引致荷爾蒙的激
增.. ......最早期的純是「自製 」式(從聲響製作、錄音到Mixing)的作品,內塈G
滿了很多「迷網」般的感覺,又很Ambient,或許是因沒有太多多餘精力發洩的原
因。到了ENTOMB VOL.1則比較「忿怒」(與一 般有型有款的時髦年青人相似)
,較多叫聲。又因是一個給performance的soundtrack,所以很長很臭;還有的是這時
期間始與視覺掛鉤(因我當 時做了一個名為<OUR GARDEN>的 installation / performance)。ENTOMB VOL.2則非常nostalgic,從樂器的運用、編排、封面設計都
如是,是在扮蕭洒豪邁又弄巧反拙的情況下產生的作品。但以上作品其實都可以
不理。至於所受的影響,打從早期純屬自瀆式(又或可稱為”含有高度 藝術性”
)的創作所表現出的Avant- gardism,表達著那種被非人性化/ Muffle了的慾望及理
想,均在兩款盒帶中表露無遺。而ENTOMB VOL.2無疑更是一個被現實戰勝理想/幻想後的statement。但到了CD<黎明>或將 出版的<Lovers' Romance> 卻是一 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時我嘗試以實踐理論的方式來把自己從那舊有/ 純主觀的個人主義抽離,把自身重新開放去觀察外在的世界,從最平面最平凡的事物出發去re-inter-pretate,再以客觀/反映式的手法來溶入音樂中。畢竟又到了某一個地步,若選 擇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我說到那堙A音樂必須要有最起碼的offer,即不再只是從自身狹隘的角度去看事物, 而以一種更反映(現時)生活的力量在一個較廣的層面上去表達,再與更多不同的事物與理論來融匯/貫通,來達成後現代主義中所提出的multi-plicity的狀態。(對於較詳細的論述請參閱MONITOR VOL.42,恕不贅言)

創作至今已有多少作品?那張作品你最感滿意?


創作至今我已自資出版了兩款盒帶和一張十二吋,還有<黎明>CD, 但沒有一張
感到滿意。可能家花不及野花香,別人放的屁每每比自己的來得馨香,不知所以
為何。我想"Loves' Romance"雖然不錯,但從錄音完成至今已有一年多,很多感覺多少有了改變(恕我忽然變得如此浪漫)。我想未來不久將在 RRRecords旗下推出和MERZBOW合作(各佔一曲)的七吋會比較新鮮。另外"Fifth Complaint Concerns
Emotional Disturbances" 的七吋Compilation中的一曲也不俗(雖是"Loves' Romance"的
Extract remix),至於我新編排的錄音,雖未完成(因經濟上問題),但對我來說
將是一個嶄新的嘗試。

我對"Xper.Xr."這古怪名字感到很好 奇,它隱含著什麼意義嗎?

這是一個幾近乎「普遍」般而每逢人見我必問的問題。Xper.Xr.這名字的由來是我
英文名christopher的古羅馬串法,極度難發音,不知其所以,隱含著保衛地球對抗
罪惡打倒鄧小平的意義,要小心。

你提到「香港國際獨立音樂節」原本和Juntaro(The Gerogerigegege) 合作的那場表演
,因他未能及時來港而取消改為你自己的solo,其中發生了多不勝數的問題,你可
否談談?


首先在「香港國際獨立音樂節」 中,又要多得主辦機構Sound Factory 事前完全未提供足夠的時間及場地做 採排,而原本預計的四十五分鐘演出時間亦給縮短為二十五分鐘(而且還要我們與Gerogerigegege平分那二十 五分鐘)。最後雖因Juntaro未能及時出現(事實上事前完全未洽談過合 作,只因這是S.F.的主意)而改為我們的solo,但其中因有六隊不同樂隊演出,致令所有事前原本調校好的settings大亂,臨場時Mixer出不到聲,一支Guitar失聲,鼓機因Mixer 某track被他們muted了又失聲,Feedback amplifier失效,而整個House Volume也被壓低了。最後一首歌到了高潮的時候更被舞台的工作人員硬闖上來把電源關掉(因當時我們在台上使用電磨機),並指我們違反劇場安全條例,下令我們停止演出。 其後因樂迷「過份」熱情,我們才能繼續表演。但隨即其中Orphic Orchestra 的成員又因鐵鎚的手柄鬆脫,以致整個手柄飛向觀眾席並擊傷其中一人頭部(幸好那人是我朋友),保安人員馬上聲稱要報警。事情到表演完結後還未告一段落,如S.F.的負責人又聲稱(略帶恐嚇口吻)要我們賠償場地「毀壞」的費用及一大堆附帶廢話(包括要聯同劇場起訴我們),但幸好最後還是逢凶化吉。但後果是從此以後我們不得在香港任何場地演出。

未來你將有什麼計畫?

我要找尋白雪公主及七個小矮人。事實上一切的計劃大多因金錢問題而無法實現
;而現時因我仍在修讀藝術,太多時候亦不能兩面兼顧。音樂一向始終是我興趣
所在,亦希望能多做些performance ,尤其希望在香港 以外的地方。下年七月或可
能會在日本與當地樂手合作演出,甚至有機會的話亦希望可在台灣演出呢!當然
又要視乎經濟情況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