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Goang-Ming :
Out of Position

IT PARK Taipei
November 7-November 28, 1992

1_1.jpg (4269 bytes)
1_2.jpg (5707 bytes)

盤中魚

1992
錄影投射裝置
H210xW400xL400cm
單槍液晶投影機 錄影機
白色大瓷盤

1_3.jpg (4794 bytes)

 

 

牆上火

1992
錄影投射裝置
H180xW450xL450cm
單槍液晶投影機 透明壓克力片

2_1.jpg (7122 bytes)

 

 

關於米勒的晚禱

1992
L60xW45cm
相片 畫布 油畫顏料

2_2.jpg (11311 bytes)

 

錯置與面對/袁廣鳴個展

1992/11/07-11/28

 

撰文蔣錦松

袁廣嗚自有學三年級就一頭栽進了錄影藝術(VideoArt) 的創作,六年來,情有獨鍾未改其少年狂志。

一九八八年參加了第十三屆雄獅美術新人獎,發表第一件作品。「離位」,這作品原名「嘿!你跳錯地方」,是一雙樹脂翻製的下肢與電視,以幽默方式呈現存在的一種「真實的荒謬感」。「關於米勒的『晚鐘』是以米勒的畫作「晚鐘」與鏡頭急速衝撞草叢的交互畫面所組成,襯以鐘聲,約長七至八分鐘。袁廣鳴對這件作品特別鍾情,不僅因為其形式的準確與單純精簡,更因內容的深沈,寧靜平和的田園生活內,隱藏著暴力不安,正是對日常事物中表面平和的質疑。

另一件作品「關於回家的路上」,袁廣鳴原始構想是拍攝一有故事情節的影片,後來卻發現結果遠離當初的想法,於是重新把帶子即興隨機剪接,其結果出人意料的相當有意思。任何一種影像都包含著約定俗成的隱喻及符碼,當人們把不同的影像交錯或平行剪輯時,則原有的隱喻與符碼遂轉化或甚至消失,而產生新的「複合意義」。

袁廣鳴常陷入一種情慾賁張的葛藤中,卻也心儀凝斂光華的生活境界,在他一系列的作品中,明顯披露逐層強化的無力感。生活與創作的擺盪,一面得在形式語言上創作,一面卻欲清入日常生活的靜觀姿態,品味細緻的溫情。

紛亂是必定會發生,形式過於早熟的精簡純化,消滅了真實的情感青達,硬化了自主的創作活力,或許可以說,這是現實的壓抑,凝凍了活潑的心思,支離了原始創造勢態的形塑過程。對事物的認知,總是只能得到其側面。如在某些日常的片刻,玩一種側視的遊戲(尤其在感到視力不清的時刻),立定一個視點,先左眼單視,再右眼單視,後左右眼瞬時交替開關,一種奇異的感覺被敲醒,事物總在一個難以彌合的差距中展現實真,虛影近似一種幻覺。

 

盤子裡的魚

撰文杜十三1992.11.13

這是結合攝影、錄影投射機和錄影機共同呈現的「錄影投射裝置藝術」(40×40×200cm)。 作品中的魚如假包換的在盤子裡,甚至在盤子外自由自在的不停游動,以流暢的連續畫面構成一件動態作品,而不是傳統的視覺藝術只用一幅靜止的畫面,或是數幅靜止的畫面構成一件作品。《盤子裡的魚》的創作要素包括影像的變化、光影的變化和時間的變化以及其所組成的連續動態等,都是整件作品組合而成的重要詞彙,詞彙中的用「字」──魚和盤子的影像大家都看得懂,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從中細心推敲出作品的「詞彙」新意,以及這些「詞彙」運轉過程中所依據的美學文法,或者退而求其次,只把它看成一件賞心閱目的,會游動的視覺藝術作品來看也未嘗不可

 

看得見 摸不著的作品

袁廣鳴首展 真假虛實並現

撰文黃寶萍

藝術吸引人之處往往在於它是一個無限自由的天地,可真可假、可虛可實;藝術工作者袁廣鳴目前在臺北「伊通公園」舉行首次個展,也就利用影像創造了這樣的一個世界。

袁廣鳴過去常利用錄影機為表現意念的主要設備,他獲得雄獅美術新人獎佳作的作品也是錄影裝置「離位」;他說,但是長期下來總覺得影像受限於電視機的外框,有些綁手綁腳,因此,才慢慢轉向以放影機直接投影。

袁廣鳴將拍攝下來的金魚游動的影像投射在白色的瓷盤上(見圖),紅色的金魚在瓷盉內緩緩逡巡,極有真實感;參觀者試圖用手去奉起金魚,卻什麼也摸不到;整件作品完整直接,將他想要表達的影像與實物之間「可觀、不可褻玩」的真假虛實觀念,敘述得很清楚。


 

 

Yuan,Goang-Ming :
The reason for insomnia

IT PARK Taipei
November 14-December 05, 1998

1_1.jpg (4269 bytes)
1_2.jpg (5707 bytes)
 

 

經過

1995 3min
LD、VCD、Tape

1_3.jpg (4794 bytes)

 

s1.jpg (2723 bytes) s2.jpg (2723 bytes)  

呼吸的黑光No2

1995
複合媒體
W400xH300xL600cm
磷粉 馬達 鋁板

 

難眠的理由

1998 5×4.5×3m

床、鐵球、擴大機、等化機、
機械裝置、光碟片、三槍投影機
自動控制箱、鏡子、喇叭、
海棉、VCD player×2

 

難眠的理由 -- 1998袁廣鳴個展

1998/11/14-12/05

撰文/李蕙如

不再為一次一次的醒來而慌張,不再為一次一次的難眠而不安。

以為逃離了這個空間,卻永遠飛不離天空。

在德國國立卡斯魯造型藝術學院,連續拿了四年德國國家DAAD獎學金,1997年修得媒體藝術學系碩士的媒體藝術家袁廣鳴。從95年「韓國光州雙年展」展出的作品「盤中魚」(此作品92年發表於伊通公園),96年「日本ICC媒體藝術雙年展」展出作品「嘶吼的理由」,到98年「台北市美展」及「台北國際雙年展-慾望場欲」的「跑的理由」,作品皆試圖對自我存在不斷地找尋適當的出口及理由。

此次伊通公園個展,袁廣鳴預計展出五件作品,展出形式包括了單頻道錄影作品及錄影投射裝置。單頻道錄影展出作品計有95年「籠」、96年「經過」、97年「搖動」,及95年創作的裝置作品「呼吸的黑光」和98年的新作錄影投射裝置「難眠的理由」。

三件單頻道錄影作品「籠」、「經過」、「搖動」裡,他嘗試攝影機移動的可能性,表現外在空間及內在空間的一種對應關係,而影像中出現的籠、船及作者自身,皆是一種對「存在自覺」的諷刺性隱喻。

關於裝置作品方面「呼吸的黑光」,手法上運用了機械動力和磷粉,在黑暗中呈現出一種嶄新的視覺經驗,讓觀者在充滿了驚喜及奇幻的感受之後,另有一種寧靜的、冥想的心靈空間。

錄影投射裝置「難眠的理由」,則是作者對睡眠的一種渴望,在難眠、入眠和夢境中,因精神與肉體上的拉扯,而無法平衡慾求的──平靜與不安。這件作品考慮到觀者的參與,以互動的方式來觸及人性深處錯雜、混亂的潛意識,在視覺、影像及聲音的變化下,交感出曖昧、矛盾及異樣的知覺經驗。

袁廣鳴的創作總是逃離不了對生命本質的追求,意識在愈是跳離愈是深陷的邊緣上,明顯披露逐層強化的無力感。作品乍看之下,給人一種強烈的困惑,隱含某種虛無的感覺,雖動人,卻缺乏了一點完滿自主。他自大學就一頭栽進了錄影藝術,12年來情有獨鍾未改其少年狂志。他擅於運用媒體創作的方式是其他藝術家少見的,而他更致力於台灣媒體藝術與互動裝置的發展。近年來,他更竭力於發展各種新的軟、硬體,把「科技」融入在作品之中,使其超脫出另一個新的意義,在藝術創作上「科技」因而有了更鮮活、更人性而深沈的意象。